新聞中心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行業新聞
新能源汽車補貼將調整 車企集體觀望暫停銷售
發布時間:2017-02-08 16:08:25| 瀏覽次數:

       新能源車企在考慮是否承擔補貼下降後上漲的成本,遲遲未公布定價,經銷商隻接受預訂不賣車。

價未定 新能源車銷售暫停

眼看指標即將到期,想趕緊買輛新能源汽車的消費者最近格外焦慮。

     《法製晚報》記者走訪市場發現,目前新能源車生產廠商仍在觀望、考慮是否承擔補貼下降後上漲的成本。因遲遲沒有公布2017年的定價,一些車企甚至已經暫停排產新能源車。

      受上述影響,北京新能源車的銷售幾乎停滯,對於部分指標即將到期,急於買車的消費者,也隻能和經銷商簽訂預售合同,要等最終售價公布後才能拿到車,一些消費者甚至要麵臨棄號的風險。

市民講述

購車指標即將過期 買不到新能源車

      2016年底,市民趙先生就在4S店預訂了騰勢400這款新能源車,但他最近越發感到焦慮。他告訴記者,2月26日他的新能源車指標就要到期,眼看時間所剩無幾,可到現在4S店還不能把這款車賣給他。

      此外,為了等這款新能源車,趙先生當初沒有及時下手購買其他有現車的車型,也錯過了更高額的補貼。他以某品牌新能源車舉例說,2016年能拿到中央和地方補貼共計11萬元,2017年補貼新政發布後,這款車的補貼降到了6.6萬元,“相當於車價漲了4.4萬元啊”。

      趙先生原本隻是想耐心等著買一輛心儀的車,卻沒想到這一跨年,整個新能源車市場都跟原來不一樣了。“騰勢400在2016年公布了預售價後,遲遲沒有上新能源車目錄,所以4S店不能賣車。”趙先生說,當時銷售一個勁安慰他,說即便2017年補貼有所下降,騰勢400最終的到手價格應該不會和其他車型差距過大,“所以我才決定等今年新一批目錄公布後再買”。

      但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一等竟然什麽車都買不到了。趙先生說,因為遲遲買不到心儀的車型,他為了保住指標開始將目光轉向其他品牌的新能源車,這時他發現沒有一家新能源車經銷商能承諾在2月26日之前把車賣給他。“這當中絕大部分品牌都有現車,而且車輛早有了明確的市場指導價,但和騰勢400一樣隻接受預訂,暫時不予出售。”趙先生說,他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想辦法“延標”,但是如果不成功也沒有辦法。

市場探訪

車企未明確售價 經銷商隻接受預訂

      記者通過實地走訪發現,不止騰勢400這樣的新車,已經上市一段時間的帝豪EV也未能給出一個明確的銷售價格。在位於東五環附近的吉利汽車4S店內,記者以消費者的身份詢問擺在店內的一輛帝豪EV精英型車的價格,有趣的是同店的兩名銷售卻給出了不同的答案。

      其中一名男銷售指著這輛展車前擋風玻璃上貼著的標簽說:“129800元一口價出售”。另一名女銷售聽到後,就躲開記者給打了個電話,回來後明確告訴記者,這款車現在的售價還沒定,129800元是按照2016年的補貼標準定的,是在指導價上減去11萬元補貼後的售價。女銷售說,今年補貼政策發生了變化,記者若想買隻能先預訂,等廠家確定價格後再多退少補。

      與此情況相似的還有比亞迪E6、比亞迪秦EV300、比亞迪e5300、北汽新能源EU260、北汽新能源EX200、北汽新能源EV160等近兩年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眾多主力車型,目前也都沒有明確的售價,同樣隻接受預訂。

      也就是說,現在消費者到店購買新能源車,問到價格時,經銷商隻能給一句“說不好”的回複。所以現在北京的新能源車經銷商都是與消費者簽訂預售合同。合同內容幾乎都會明確約定,售價參考2016年補貼後的價格,一旦新的售價公布,消費者覺得可以接受就補齊尾款,如果超過心理預期賣方會全數退還定金。

政策探因

車企在集體觀望 等待重新梳理定價

      記者查詢獲悉,造成上述情況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底國家明確2017年度新能源汽車補貼在2016年基礎上下降20%,同時給地方財政補貼設置了不得超過中央財政補貼50%的上限。此外,直到今天北京市還未公布新一批新能源汽車目錄以及具體的補貼措施。

      就像趙先生所舉的例子,消費者在2016年購買某款車型能拿到11萬元補貼,而2017年最多隻能拿到6.6萬元。對於新能源汽車生產商來說,如果依然按照2016年的指導價銷售,在補貼減少的情況下,終端車價會大幅上漲,這很可能讓消費者難以接受。所以現在車企在集體觀望,等待地方補貼明確,再重新梳理定價,以便適應市場需求。

      因此,目前京城新能源車市場幾乎處於停滯狀態。廠家不定價,經銷商就沒法賣車。為了降低這段時間的經營成本,江淮汽車來廣營店已經停止從廠家進購新能源車,目前其店內的新能源車型僅剩2016年積壓下來的兩輛iEV4待售。還有一些車企從源頭上就停止了新能源車排產,等待補貼新政明確後再恢複生產。

記者追問

市場將迎來洗牌 主流企業不會貿然抬價

      由於車輛售價模糊不定,記者發現有的經銷商為了留住訂單給出了各種目錄公布時間,有說2月26日的,也有稱是3月中旬的。

      昨天下午,記者致電北京市經信委相關負責人,得到的回複是,每一年新能源汽車目錄的發布時間都不定期,目前還未確定今年目錄的公布時間。

      聯合電動銷售及市場副總裁趙強表示,這隻是短暫現象,一旦政策明朗,將意味著新能源汽車市場迎來新的洗牌,實力相當的主流企業不會貿然大幅抬高車價,畢竟與2010年相比,如今的生產成本已經大幅降低,自然不會也不應該將補貼下降後的成本全數轉嫁給消費者。

車企回應

願承擔補貼下降成本 還能促進內功修煉

      當地方的相關政策落地,企業會不會主動承擔補貼下降的成本?對此,吉利汽車的內部人士表示,車價應該會下調,但下降幅度還要看企業所擔負成本的多少。

      “可以肯定的是,現階段大部分企業願意貼這個錢。原因很簡單,新能源汽車市場現在還算不上好,消費者不一定能接受車價上漲,畢竟這麽多年,新車都是越賣越便宜,並沒有越變越貴的例子。”該人士說。

      他還指出了行業痛症,就是補貼高的時候大家都想著賺補貼,往往忽略了自我研發能力的提升,到現在很多整車廠的大部分機件還是外購別人的,由此才形成了行業缺乏競爭、有市無價的局麵,反過來說,如果補貼下降可以促進企業由此注重內功的修煉,市場才能形成真正的競爭,降價也就更加順理成章了。

專家解讀

下降後補貼仍很可觀車企應主動回饋市場

      對於目前新能源汽車市場的現狀,國家863“節能與新能源汽車”重大項目監理谘詢專家組組長王秉剛表示,這隻是暫時現象,一旦北京市的相關政策得以明確,企業間的新一輪競爭會隨之展開。屆時,老百姓關心的車價會不會上漲也將有明確的結論。

      王秉剛提到,北京市今年15萬個的小客車指標裏,普通指標額度為9萬個,示範應用新能源指標額度為6萬個,兩者均與2016年持平。也就是說,傳統燃油車數目不再減少,新能源汽車所配比的號牌數量也沒有增加,市場需求量與去年相同,與此同時,不可否認補貼下降從某種程度上會打消部分消費者的購買積極性。

      在他看來,補貼下降後購車價可能會略有上升,但相應的成本不應該全數轉嫁到消費者頭上,這對市場發展並無益處。王秉剛認為,廠家應該主動承擔一些補貼成本。其原因不僅在於促進市場的發展,“更重要的是,通過國家多項的政策扶持,企業的生產成本已經急速下降,也是時候回饋市場了。”

      王秉剛介紹,國家常年來的高額補貼大部分都貼到了電池上,電池成本幾乎占據了一輛新能源汽車整車成本的50%以上。他提到,行業發展初期電池的產量的確很小,再加上研發、裝備等投資又非常大,很多做電池的企業必然要在電池的售價上找回成本,賣給整車廠的價格也會比較高。

      “可近兩年電池的發展非常迅猛,成本下降也很快,不管是在性能上還是性價比上都有了明顯的進步。”王秉剛說,即便中央財政補貼下降了20%,但減少後的補貼對於企業來說仍然非常可觀,此時讓利於民不僅有利於行業的長遠發展,更有利於企業自身競爭力的提升。

      另外,也有行業分析人士認為,此次補貼下降正是市場作用逐漸取代政府作用的開始,有些過度依賴補貼的企業可能會被市場淘汰,而企業間的競爭也將由此逐漸加劇。

 

 

 

 

 

 

 

 

AG真人國際遊戲網站  魯ICP備17000237號
山東AG真人國際遊戲新能技術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地址:濟南市曆城區華龍路1825號嘉恒大廈西座1603室